言溪er

日记

伊万·布拉金斯基第一人称视角

时间设定在耀诞

无异色,苏露同体

我不知道有没有ooc以及没去过北京,如果写错,请谅解




     “ 今日是耀的生日。

       你若硬要我说出来是第几个,那可算是刁难我了。我们这些人,生来便是有些与众不同的,我见过与我相同的人只活了一个月,抑或是几年的。但大多还是几百个春秋轮回的年岁。其实我认识的人里,上千的也不算少。我自己本身也已过了一千五的年纪,但耀那样的,迄今也只他一个,比他早一点的,已消失已久了。我从出生起就在西伯利亚,不太熟识希腊的母亲和意大利的爷爷。想必在耀年轻时,他们也都还谈得上几句。


       今日其实严格上算来并不是耀诞生的日子。但他也说了,五星旗屹立即是他的新生。我倒也赞同他的说法,十月一日的确算得上一个纪念的日子,只是日后该纪念的日子那么多,却也没见得他那么认真对待——我可是现在还记得他回归联合国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一号那天我很早就到了北京。到机场时可能才过凌晨五点,王京打着哈欠来接我,还抱怨我来的太早,打扰他睡觉。

       我与王京较其他耀的弟妹交往多些,故也没那么拘谨。只是笑笑,问他耀是否还睡着。

       王京说是,过了一会儿他又说,耀为了腾出自己两天空闲日来,前几天特地加了班,昨晚到凌晨才睡。

     ‘辛苦。想必你也陪着他熬夜了。’我认真地说。略微斟酌了下,又问起他们的安排来。

     ‘没什么安排。’王京说,‘香港和澳门应该会回来北京,对面那个小混蛋估计是没指望了。其他的应该还是和以前一样。这几日国内都没什么要紧的事,腾一日出来不是什么难事。’

       我应了声,看见不远处已有中南海的影子,却见王京把方向盘一打,转身进了另一条街。我来北京一向直奔中南海,对其他路况一概不知,就算有事也是让耀或莫斯科那小子带路,自己在车里打盹——为此耀还威胁过我要把我仍在北京某处,任我自生自灭。王京见我皱了皱眉头,好心解释道:

     ‘哥回四合院了。’

       我顿时了然了,向京点了点头,便不再搭话。那间四合院,是耀很久以前买下的。他鲜少回去,一般只是差人打扫,并不去住。屋子也略重修了下,多加了几张床。我算过,大概睡下他全部的弟妹是没问题了。我一向回那间屋子便是和他挤一床被窝,故他也没有准备过我的屋子,倒是他隔壁的那间,一直空着。我曾问起过几次是给谁住,他看了几眼里面插着的新鲜的红豆树的树枝,并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   等我到那间院子时,耀出乎意料的还在睡。我蹑手蹑脚的走进院落,看见王京向我挥了挥手,进了旁侧的那间,想必是补觉去了。我进了主屋,复又进了耀的卧室,他缩在被窝里,舒展着常紧的眉头,看起来睡得甚是安稳。我坐在床对面的木椅上,在耀平稳轻柔的呼吸声中,小心翼翼地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只是还没看上多久,就被耀调笑着打断了。他从床上坐起来,去够他那件黛青的长衫。我站起来递给他,犹豫了一下,还是问:

    ‘怎么想起来穿这件衣裳?今日过生,该穿的喜庆些才是。’

    ‘想穿而已。’耀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我知道耀有他自己的理由,也没有过多追问——这是我们俩的约定。不过很快,耀就在沉默中发话了。

     ‘今年是个特别的日子。’他说。

     ‘哦?’我配合他好奇地问,‘什么日子,纪念日?’

     ‘算是吧··· ’耀嘟囔着,扣好了最后一颗扣子。过了一会儿,他似乎很是艰难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 ‘万尼亚。’他说,‘我比你建国久了。’

       我心里直发笑,想说你不是一直比我年长么。但看着耀的眼神,我却又马上明白了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 ‘耀。’我半是责怪的说,‘那已经过去了。’

       耀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,半晌又低下头去。过了好一会儿,我才感受到他没了那么低落的情绪。于是我又说

     ‘耀。高兴一点,今天是你的生日。’

       耀总算抬起头来,朝我咧嘴笑了一下。他还是穿上了那件青衫,整理好后,我和他一同走出门去,他进过隔壁屋的时候顿了顿,发现插在花瓶里的红豆树树枝换了新枝,欣喜了一番。先前的插曲已然淡忘了。

       我废了力气把王京从床上拉起来,有吃过了早饭,向来早到的王豫这才敲响了门。陆陆续续地,院子里人越来越多,直到王琼把门关上,我们才终于在打闹中开始给耀准备午宴。

       王粤嫌我碍手,把我轰出了厨房。王黑与我离得近,故也相熟,他跑过来问我,怎么没带上莫斯科那小子

    ‘你们国庆放假,我们可不放。’我认真的说,‘莫斯科同志在坚守岗位,没空拜访。’

       耀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中午的时候鸡飞狗跳的总算是把午饭做好——这件事的功劳四川得占大半,我们还是掐到了点给耀庆了生。他看起来很开心,大概是一年里没几天能这么热闹。分蛋糕的时候,我看见香港带头把奶油蹭到了耀的脸上,我在一旁收拾碟筷,看着耀一边喊着‘没大没小’拿起剩余的蛋糕反攻,一边笑得格外开怀。

    ‘大佬总是在他生日这天最开心。’澳门笑着跟我说,他在一旁站着,没加入整蛊耀的队伍里去。

    ‘我知道,看得出来。’我说。

    ‘你知道为什么吗?’澳门又问。

       我想了想,对他说,‘大概是因为在这一刻,他才觉得自己是个有着七情六欲的普通人吧。’

       澳门没再和我搭话了,只是笑眯眯地看着我,手中的扇子未合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饭后,王湘提出让大家一起留宿,晚上再办一个小型party。耀由着他们去了,我看得出来他是很高兴的,和平日里也有些不太一样。他平时一向沉稳,喜静又谈笑风趣。今日却不知是不是饮酒的原因,话略多,又格外好动。不一会功夫,他已经和东北那边的几个孩子爬上了那棵门口的歪脖子树,直嚷嚷着要展露一下自己的身手,结果扭了自己的腰,差点没从上面摔下来。

    ‘这不是万尼亚你接住我了嘛。’耀醉醺醺的说,露出一点他的小虎牙。

       我淡淡的笑了一下,继续揉着他的腰。其他的孩子都被耀赶出去了,说什么要过二人世界,晚上再回来陪他这个老人家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王京走之前还直笑,‘耀哥你这是走黄昏恋啊。’

       其他人都笑,香港还郑重地塞给我了什么东西,说什么要我对耀的腰好一点。

    ‘我觉得我应该找个时间去查查他们的房间。’耀若有所思地说,‘特别是小香那小子。’

       我赞同的点点头,把香港给我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其实那天下午我和耀也没做什么,饭局结束已是下午三点,本来想带我出去玩一通的耀只能讪讪地打消了这个念头。最后还是我一拍板,决定就在这片胡同里溜溜弯。

       我们锁上门锁,从尽头慢慢踱步向外走。耀慢悠悠地晃着,嘴里哼着不着调的歌谣。时不时有年迈的老人向他打招呼,他也一一笑着应答着,亲切地问问家里的儿女和这时好时坏的天气。

     ‘真奇妙。’到了一处安静的暗巷,耀轻声对我说,‘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我们的模样到诧异。刚刚和我打过招呼的一个老人,我几十年前还看过她穿婚纱的样子。如今竟也连孙子都有了。’

     ‘时间在我们身上似乎总是不管作用。’我中肯的说。

     ‘还是有的。’耀笑着接过我的话,‘比如我的腰是越来越不行了。再比如,你小时候挺可爱的。’

       我大笑起来,牵过了耀的手,又进入了房屋排成的迷宫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我和耀是最晚到家的,实在是胡同太多,我俩又跑得太远。故而等我们到家,王川的菜已熟了半桌了。王沪大声调侃着我,扬言今晚要罚我酒三杯。耀也凑了热闹,说是不醉不归,让我这个俄罗斯人也尝尝白酒的滋味。

       我平时在莫斯科办公,每晚也常酌几口伏特加,酒量自是不错。所以耀灌倒我的想法倒是没怎么彻底实现。我们一直闹到晚上十一点,直到隔壁前来敲门,我们才作罢,散了酒席,让王京安排了房间各自倒头睡了。

       耀和我是最晚睡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酒喝过了头,耀总迷迷糊糊地拉着我往院子里跑,说是要看星星。我有点哭笑不得,但还是跟着他来了,拉了两把竹椅,同他在院子里看北京十一点多的惨淡的夜空。他一直很专注地看着星空,我被晚风一吹,浓了睡意,只好摸出手机来看看日后的安排。忽视掉前几条莫斯科的痛苦申诉,我看见柯兰克,弗朗西斯那几个人都发了给耀的祝贺。琼斯那小子正跟耀吵着架呢——无非是钱和钱的事,我也没太在意他的动静。看了一会儿,我抬起头,发现耀正看着我。

    ‘怎么?’我问他,‘你在看什么?’

    ‘看你,万尼亚。’耀说,他的脸喝了酒后红通通的,被风一吹,也没消减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我刮了刮耀的鼻子,问他愿不愿意回去睡觉。耀摇头,说再看一会儿。

    ‘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啊,耀。’我说。

    ‘有啊。’耀紧接着我的话,‘有的。’

       我心想说耀怕不是真喝糊涂了,这北京的天空一颗星也没有,我甚至连月亮都没见着——不过相较以前,已好了许多。我摸出手机来看了看时间,发现还有几分钟就到十二点了。到了午夜,温度已偏低,风也见大。我又问了一次耀,可他还是不愿回去。

    ‘再看会儿吧,万尼亚。’耀说,‘就一会儿。’

       我拗不过他,只好说到了十二点必须回去,耀见我没了让步的意思,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 ‘万尼亚,是不是人到了一定年纪就喜欢伤春悲秋?’耀把头放到我的肩膀上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 ‘大概是的。’我说,‘最近琼斯那小子太烦了,你应该只是累了。’

     ‘恩。’耀挤出一个鼻音,没了后话。

       夜已极了,我听着风响,只觉得睡意愈浓,禁不住频频点起头来。隐隐约约中,我仿佛听见耀轻笑了几声。

     ‘耀。’我挣扎着从睡意的深海里浮起来,轻声对他说,‘生日快乐。’

       耀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那片黑蓝的天空。

       就在我以为他不会再说话,准备起身劝他回房时,耀拉住了我,他用手勾住我的脖子,把我的头按了下来,交换了一个一触即逝的吻。

    ‘谢谢你,万尼亚。’耀说,他的额紧贴着我的。黑色的眼睛比那指北的星还要耀眼。‘我爱你。’

 

       毕竟北极星遥望的是未知的北方,而他的眼睛指明的是我心的方向。

 

       我回抱住他,又覆上他的唇。

    ‘我也爱你,耀。我爱你。я люблю тебя。’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8.10.01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伊万·布拉金斯基”




       红豆树又叫台湾相思树,在福建台湾一带有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努力写出露中爱情的美妙(流泪)我尽力了。

       露露的最后一句是俄语的“我爱你”

       排版可能会看着难受,但我也不想弄了,就这样吧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赶上耀诞末班车!

祝我爱的王耀生日快乐!我爱你!

【几千年来沧海桑田,只有你一览无数江山】

一个近期沉迷红色组的傻子XDDDD
啊女孩子的美好qvqqqq
论安娜如何正确撩得春燕系列
图一是我的cp滤镜(bushi 图二是原图
新人第一次发图有点紧张(:3▓▒
求赞求评论谢谢♡

抱歉抱歉占tag

扩列///

这里一只真·点赞小天使
混的圈子有点杂  主混盗笔/黑塔/HP/SKAM/魔道   其他的也会接触但深交的话可能不行  而且我还是一只腐女
也会混一些国内国外的漫画圈    天行秩事黑执事或是balabala

是个cp洁癖党,简而言之就是不能接受逆cp  特别是像瓶邪/米英/露中/德哈/evak/忘羡……等等

日常的话,就是有时候会看看C菌papi墨韵的视频什么的,然后就是摸鱼和屯稿【虽然从来不发】

嗯……平常可能不会怎么上Q  因为是学生狗的缘故  但有空或者是官方和喜欢的cp的一些事也会戳小窗

喜欢的男孩子超多啊有吴邪/Harry/联五/羡羡/甜塔/蛋妞/秃董

不接受反驳,他们都是我的

嗯  希望都够结交到一些能够互相探讨剧情,互相推文,有必要的话还能谈谈人生的天使

再次谢谢那些愿意与我深交的人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言溪

德拉科·混蛋·马尔福生日快乐♡
恭喜啊恭喜  又老了一岁♡
开玩笑的啦   祝我永远十七岁的小混蛋生日快乐♡